找小姐_成人黄色AV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找小姐

找小姐
我在电影学院学的专业是图片摄影,其实和电影的关系不大,我很多师兄毕业了以后当摄影记者开影楼之类,但我想在电影学院上学期间多和“电影”发生点关系。毕竟我是因为喜欢电影才来这里上学的。嗯,虽然选的系不好。 
我在和表演系的姑娘搞过之后,心念稍微收敛了些。毕竟大学生活不是全部都是搞来搞去。于是我就把心思放在了别的喜欢的事情上,一次哥们介绍我去个剧组当剧照,我立即很高兴的答应。 
那个剧组好像是个名著改编的古装戏剧组,当时还进行了电视选秀,一段时间是北京很火的话题。介绍我去的哥们是个管理系的人,我在他的介绍下找到了制片主任,主任一看就是比较能来事的那种,于是我就跟着他混,下放到拍摄地拍些剧照再交给他收下的些小制片发网上做宣传。这个活挺轻松的,看着那些选秀出来的十几岁的小姑娘也很高兴,不由得淫心又起,不过制片主任跟我说过,千万别打这些姑娘的主意,上面的老板千万,姑娘的背景又都莫测,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以后别想在这里混了。。。。哎,不由得觉得自己不够爽利起来,顾虑太多,当初迷奸表演系姑娘时的勇气的确已经不复存在了。 
但是说真的,制片主任并没有让我们这些小伙子天天活色生香的看着无处发泄,翌日他带着一些跟他混的小制片小助理还有我一起去了著名的夜总会——天上人间。 
来北京上学以后,天上人间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传说中男人的性福地,我和哥们也常在宿舍里聊起。不过因为消费太高我们一直只是在宿舍的春梦里念叨起。 
那天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们一行7,8个人坐着剧组的车杀气腾腾的冲向长城饭店边上的天上人间,一路上制片主任没少给我们上课,说哦这种地方龙蛇混杂,到时候他还要和几个大老板说事,让我们都有点眼色,利落点,别丢了他的面子。我这方面一向还算机灵,倒是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制片唯唯诺诺的听着。这几个都是没上过大学非科班出生的苦孩子,胆子小的要命。小爷我虽然是个穷学生,好歹也出自中产阶级和国家干部家庭。 
一进去就先被镇住了,当然说镇住是有点夸张啦,因为毕竟我也是系出名门,我们学校的美女也是不少。但是这里的平均值真的很高,身材啊脸蛋的基础分都比较高。所以我的眼睛还是一下被养住了,几个姑娘过来迎着我们,期间我还发现有人面善,她见到我的时候也是脸色一暗的立即闪开,我和她狡猾的眨眨眼——我们学校的女生嘛。 
几个比我还呆的小伙子形如木人一样跟制片主任进了个包厢,这包厢超大,里面仿佛能填上几十个人,正在开着PARTY,但没有人唱歌,只有些嘈杂的音乐响着。制片主任轻一下嗓子就开始跟几个老板介绍我们,说我们是跟他混来的,老板们没怎么正眼看我们。我也懒得搭理他们。点头哈腰一下以后各自坐下,不过看来今天的金主还是很客气的,他拍了拍身边一个卷发妩媚的小姑娘的屁股,让她去多叫几个姐妹们进来。 
制片主任悄悄和我说了句“有人请客就是好啊、”随即就带着我们敬酒,一杯没完,姑娘们都扑进来了。我们这些没地位的连挑剔的资格也没有,就被一人随便安插了一个坐下了。还好姑娘平均值都不错,我旁边坐的这个是个比我还高,留着学生头的姑娘,看年纪跟我相仿。相貌很是端正,有点象年轻时候的巩俐,不过比她柔弱点。 
她一坐下就摸了摸我的腿,说老板你怎么称呼。我连称不敢,说自己是个小跟班的,她笑了笑,似乎也不大介意,就说自己叫玲玲,这自然是假的名字,不过谁去计较这个,我看着其他几个一起来的同志都很木讷的应付,自己随即很随性的把手抓在了玲玲的胸部上。玲玲嘤咛一声,白了我一眼,我手更不闲着了,来前就知道她们陪个聊就500块。不把油揩够怎么对得起出钱的恩公大老板。 
我打量下大老板那边,似乎今天是其中一个的生日,呃,现在才发现,大老板中间有个女老板,她那半男不女的打扮,还 真是一时判断不出来呢。估计也是个拉拉。整的跟洪兴十三妹一样。过生日的就是她。 
她的桌子面前摆了一堆礼物。似乎连看都没看一样。而坐她边上的小姐,却似乎是个极品! 
那小姐穿一身皮装短裙,一脸并不象风月中人的浓妆。嗯,看她连眉毛都剃掉的样子,更显得五官清晰灵动,极其的精致。 
倒有点PUNK范的打扮,黑色的长发边上染了几缕暗红。就是一副又屌又冷的脸色,却依偎在不男不女老板十三妹的怀里,摆出了个随你如何的姿态,十三妹和制片主任聊的很欢,但一双手在PUNK姑娘的下体中摸索,我看着慢慢的,PUNK姑娘的小内裤被扯了下来。 
玲玲很擅长察言观色的跟我说:“她叫雯雯,是我姐妹,你喜欢这型的吗?”我点点头,道:“不是说你不好啊,我只是比较喜欢好像玩摇滚的姑娘一样的打扮。”玲玲咯咯咯的笑起来,搂住我的脖子:“你真可爱,嗯,你晚上带我出台,我也可以给你这样打扮看好吗?” 
“看吧,”我敷衍,因为我知道她们的出台费可没那么简单,我在这剧组干的这半个月赚到的钱可未必负担的起。 
玲玲看出了我的心思,又撩拨我:“我可以叫上雯雯一起啊,你试过双飞嘛,我们一个亲你前面一个个舔你后面,你能坚持多久呢?” 
“坚持不了多久、”我心说:“没钱了我整个人生都坚持不了多久。”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这个时候又进来几个人,都是给十三妹送东西,有一个LV的包包被十三妹翻出来,看了一下就甩在了桌子上。她旁边的雯雯倒是来了兴致,拿起那个包一直在打量,而对于被十三妹指奸的反应更大了,那声音都传到我这里了。玲玲毫不相让的在我摸她胸部的手上摁了摁,也娇滴滴的叫了几下。我受她引导,把手直接塞进了她的裙子里,撩拨着短裤下湿润的源头。而眼睛却一直盯着对面的雯雯,心里情愿自己变成十三妹的手指。 
就这么半淫半矜持的坚持着,中间我去了趟厕所,和制片主任在厕所里小叙了会。他特意带我们到有大老板在的时候来天上人间,其实就是因为自己舍不得花钱嘛。这么一交代,我知道今天带姑娘出台的希望估计不大,大老板带我们吃吃喝喝唱唱歌已经不错了,请客嫖娼估计没什么戏。想到这里,整个人就有点意兴阑珊。光走一二垒可意思不大,不把全套做了怎么都觉得心有不甘。 
厕所回去包厢之后,发现玲玲已经被别的老板换走,现在坐在我边上是个叫爱爱的姑娘。她的奶子比玲玲伟岸,所以我也只好靠在上面算计着自己的钱包。我现在大约1000块钱。带个天上人间的姑娘出台基本上是肯定不够的。
这个时候十三妹起身要走,她把桌子上的别人送来堆积如山的礼物往我们这一扔,跟制片主任笑道“带你的小兄弟分了吧。我也拿不走。”主任抓了两个看起来比较大的盒子急忙起身道谢,还对着我们说:“还不谢谢张老板。” 
“谢谢张老板。”我们一起站起来感谢,我是发自内心由衷的说出这句话对那个二尾子。嗯,因为我已经抓住了那只LV的包包在手里。 
我看见十三妹走后一个人坐在那里局促不安的雯雯无人问津,不一会就走出门去。我连忙跟了出去。叫住她:“雯雯!” 
雯雯回头看我:“有事吗?” 
“这个你想要吧?”我拿那个包挥了挥。 
她立即灿烂的对着我笑:“LV我也有几个,不过这个限量版的我一直想要可一直没找着。” 
“那给你吧。反正我也没用。” 
她说:“那你要我做什么啊。” 
我笑道:“那就简单了,就是要你‘做’啊” 
雯雯这个时候走近我,走的特别近,把脸贴在我的脸边,还抓住了我的那里。雯雯说:“我不是讨价还价啊,这个包虽然难找,但是价钱也没多贵啦。还是个二手,我觉得它的价钱也就只够出个台的,要包夜你得再加2000.” 
人都是得寸进尺的,有机会包夜了我自然就不满足于只是出台干个一次。 
我回答:“1500!”多了也没有。 
“成交。”雯雯笑着一把抓过那包。立即就抱着我湿吻起来。包厢外面大家也习以为常这种场面,而我被她那强吸力的法式接吻搞的喘不过气来。 
“我去拿衣服,要我换个什么样的制服嘛?你喜欢的?”雯雯把我的手引导着带进了她的裙底,我才发现她刚才除去的内裤现在也还没穿上余温余湿尚存。。我急忙说不需要,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摇滚女青年的造型。她笑了笑,说等下,去为我精益求精一下。 
我们一起下楼的时候,她不仅是这身PUNK皮裙,还穿上了黑纱丝袜。并且还带上了舌钉眉钉。真的十足象个玩摇滚的女青年一样。她得意的看着我惊讶的眼神,笑起来道:“作戏做全套。” 
她拉着我上了她的车,居然是个老款的MINI COPPER,我心中暗叹,这个小姐真的过的比我好太多了,等下一定要狠狠干干,聊以自慰。车开了半天我才想起一件事,跟她说停下来我得去找个ATM取钱。 
揣着仅有的1500块 ,我和雯雯进了她家。这个是公寓式的单间。在十楼上。 
她一进门就说:“我这有很多套衣服和工具,一整晚随便你看着喜欢哪个我们都用哪个?” 
我高兴的看她拉开个柜子,里面有各种制服礼服,还有各种性爱器具,SM道具。。。我拿起个小鞭子,对着翻避孕套的雯雯屁股就是一下,她居然哼出了很享受的一声叫。我被她叫的性欲大涨,立即把她推到了床边。 
“哥哥,别着急。”雯雯笑着摸着我的脸,随即她扶我躺下,问我:“想洗澡吗?” 
“不要,打小最讨厌洗澡。”我连忙摇头,雯雯笑着低下头,把的纽扣一个个咬开,一双手也一直在我身上游走,我被她的小舌头舔的又痒又舒服,那话儿早已经胀大如棍,雯雯舔着我的胸部,小手在隔着裤子摸着小弟弟,似乎在给它鼓劲。而我抓着皮鞭的手时不时给她来上两下,听她发出那娇嫩的呻吟。 
紧接着她开始用力的舔我,似乎在用舌头给我洗澡。“你身上咸咸的。”她娇柔的抱怨着。 
“你身上,甜甜的。”我回报一样的舔了舔她的手。而她似乎很敏感的抖了抖。 
她的小舌头已经咬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很快她含住了我的弟弟,那个有舌钉的小舌头把我套弄我的不能自拔,巨大的快感一层层的涌来。让我差点就射了出来。 
我捧起她的脸,让她别那么着急,而是开始剥她身上的衣物,她充分了解男人的心里,脱衣服的动作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缓慢且撩人,最终我忍不住上去撕开了皮裙,把她那一身吊带黑色内衣给露了出来。我拉开胸罩,含住了粉红色的小乳头,使劲的嘬起来,可能用的力量很大,她叫的声音明显是干到了痛楚,我可没有怜香惜玉而失去了粗鲁的本性,两根手指没等足够的润滑就放进了她干涩的阴部。她又是连续的惨叫,似乎完全没有快感。但职业的素养又让她在我蹂躏下努力坚持。终于,稍微疲乏点的我让她趴在了我上面,我立即发现她的小舌头探进了我的菊花,那个地方我是超敏感的。整个人酥麻的被她吸吮。仿佛是个妖女在采集元阳一样、妈的,这是个什么烂比喻。 
我这心火一起,立即翻身上马,抓住她的前腿把她整个阴部露出来,那已经分泌了足够多淫液的花蕾向我敞开,我立即刺了进去。 
“好美。”她喊道:“被哥哥干真幸福!” 
假话连篇的婊子,虽然话是那么的虚伪,但我听着却很是兴奋。我更努力的抽插了几下,她叫的更凶了。我让她趴在了自家的落地窗上,看着街上昏暗的路灯。自己从后面用力的干着她。 
啊啊啊啊 。。。哥哥干的再凶点,雯雯喜欢被你操呢。 
我特别喜欢听她这样说话,于是加紧了腰部的运动,雯雯上半神都贴在玻璃上,她用手搓揉着阴蒂,指甲时不时刺到我的小弟弟上,但是却让疼疼的更加猛烈的抽插。我要这个姑娘叫的再大声点。 想要哥哥,呃呃呃 呃。。。她已经发出奇怪腔调的声音了。。。快用力的操我吧。 
我兴奋的精液一口气全射了出去。才十分钟,未免也有点快。还好我是包夜。我拉着她回到床上,又用手指奸了她半天,直到她嚷嚷着到了高潮才作罢。而后我又要她给我漫游毒龙钻把我的弟弟唤醒。然后我们在卫生间泡着热水又干了一次。。。到快清晨的时候让她换了学生妹装又做了一次。 
一次比一次的时间更长,最后一次快到一小时了还没射,我都有点着急了。谁知道雯雯她把弟弟含在嘴边,使劲的用舌头那么套弄了几下,我就射在了她的脸上。真是够专业的。 
我拥着她睡下,直到中午。起床后和她去吃了顿小饭店的午餐,最后我只给了她除了那个包之外1000块,我毕竟还得打车回剧组还有下半个月的生活呢。我留了电话给雯雯,她没打过,她也给我留了电话,我也没问津。
隔了很久在燕莎好像碰见过次,我带着女伴她跟着男友,我们都做互不认识状。嗯,都这样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