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公厕的逼奸_成人黄色AV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学校公厕的逼奸

学校公厕的逼奸
王澄逸是一名中五学生,一副文质彬彬的长相,主修理科,另外自修美术与电脑,其中美术科是课外活动。每天放学后,他要比其他同学多留两个小时,但他并不觉得辛苦,因為美术班裡有不少都是同级的女同学。梁少嫻是其中一位美术班的同学,有著一头清爽的、长长的秀髮,在后面扎起了一条小巧的辫子。她是个调皮的女学生,平时很爱说话,跟班上的每一个同学都很稔熟。至於她的身材,并不属於「爆乳级」,但在校裙与羊毛衣的掩盖下,仍然可以清楚看到胸前两个小小的隆丘。澄逸每次看到少嫻那姣好的样子,都想跟她聊聊天,但个性沉默的澄逸,只会在班房的一角独自绘画。表面上,澄逸是一个奋发向上、品学兼优的学生,但心裡却时常幻想著少嫻被自己淫辱的样子。 
  「两个礼拜之后,就要将呢件美术作品完成,再交俾我。」这天,美术科老师跟班上所有同学说。澄逸跟著自己的草图,在美术资源室裡,拿取了一些自己所需的物料,正当要转身走出资源室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刚走进来的少嫻,澄逸一不小心便撞到少嫻身上,手肘正好碰著了少嫻的胸脯,而澄逸手上刚拿取的铁线、几罐顏料和一卷胶纸都掉在地上。「对......对唔住!」澄逸连忙道歉,并蹲下身子拾回地上的东西。少嫻揉一揉自己的胸口并笑著说:「撞死我啦!」接著就弯腰帮忙拾回东西。这个姿势令少嫻的衫领打开了一点,而蹲在地上的澄逸,刚好将领子裡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少嫻那浅粉红色的胸罩和那深深的乳沟,也映入了澄逸的眼帘,澄逸下身感到一股灼热。拾回了铁线、顏料和胶纸,澄逸说了一声:「唔......唔该晒!」便连忙急步的走出了美术资源室。 
  澄逸在走廊上桌子的旁边,把所有美术材料都放进背包内,下身仍然亢奋的顶著裤襠。其后,澄逸离开了学校,在前往巴士站的路上走著,脑海中仍然是少嫻的浅粉红色胸罩和丰满的胸脯。突然,一连串的谈话声传到耳边,澄逸回头一看,少嫻正和一位朋友一起向著他的方向走过来。澄逸连忙躲进前面的公厕内,走进了其中一个厕格,并把门关起来。他把耳朵轻轻贴在门上,静静听著厕所外的声音。 
  「已经六点几啦!」澄逸听到少嫻在说。 
  「我都係唔同你去街啦!我想早D返屋企。」另一把女声应该是少嫻的朋友。 
  「点解咁扫兴呀?」少嫻说。 
  「冇办法啦!唔通你唔记得听日仲有个英文TEST咩?!」 
  「哎!咁算数啦!唯有留返TEST之后再去啦!」 
  「咁我走先啦!BYE!」 
  「今晚你记住E-MAIL畀我呀!BYE!」 
  澄逸听到少嫻跟朋友道别,然后静了。他鬆了一口气,随即开门打算离开公厕。他把门轻轻打开,想要检视有没有其他人,却从一道细缝中发现少嫻走进来了。 
  「弊!可能我刚才太过紧张,入错鰦女厕......入错鰦女厕已经够弊,少嫻仲要晌度!」澄逸心想。 
  然后他又把门慢慢关上,最后听到在旁边厕格有人关门,并有一些杂声。「唔知少嫻係咪晌隔离呢?」澄逸听到旁边厕格慢慢传来了一连串滴水的声音。 
  澄逸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极歪的邪念............ 
贱人实录:校服禽兽公厕大逼姦(第二节) 
  澄逸看看那背包裡的胶纸,稍為犹疑了一阵,最后也下定决心要做那件他期待已久的事。他慢慢蹲下,把头贴近地面,从墙板底下的隙缝中,再次检视厕所内还有没有其他人,然后静静地走出厕格,撕出一张胶纸,将一块印有「维修中」的牌子牢固地贴在厕所的出入口,再轻轻将门关上及反锁。 
  这时,少嫻已经穿回了内裤,按下了冲厕的按钮,并开门步出厕格,準备洗手,早已埋伏在厕格门口旁的澄逸,立即从后扑上,用胶纸紧紧的封住了少嫻的双眼,又用手掩住了少嫻的口。少嫻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倒,试图竭力挣开澄逸,衝出门口,高呼求救。虽然澄逸跟少嫻都是同年,但毕竟男生的气力始终比女生较强,澄逸的左手紧紧掩著少嫻的口,右手则用力握著她瘦弱的的双手;最后少嫻整个人都被澄逸强行拖进刚才的厕格内。澄逸撕出一张胶纸,把少嫻的口彻底的封住,并捉住她的双手,把她推倒在那湿滑的地上,并坐在她那不断挣扎的双腿上,几乎把她整个人都压著,然后他又从背包裡拿出一扎铁线,把少嫻的双手綑绑在水箱下满佈污渍的水喉上。澄逸拿出随身带备的美工刀,架在少嫻颈上,还刻意捏著鼻子,用低沉而奇怪的声线说:「死八婆!咪捻再嘈!信唔信我用刀划花你块面!」 
  少嫻在极度惊慌之餘,感到颈项传来了一阵冰冷,心乱如麻,不知所措,又听到这个陌生男人的喝令,怕会受到伤害,於是再没有挣扎。澄逸见状,胆子便开始壮大起来。他先脱掉少嫻的鞋子和袜子,掉到一旁,继而用手托起了少嫻右腿,在脚踝与脚掌之间嗅了几下,再伸出舌头,从脚踝开始轻舔,一直舔到脚尖,每一隻脚趾也被澄逸含到嘴裡,脚趾与脚趾之间也佈满了澄逸的口水。 
  这时,少嫻才恍然大悟,意识到这个陌生男人的真正意图,开始从喉咙呜咽地发出了「呜~~呜~~」的叫声。澄逸按捺不住,猛然用力掌刮少嫻的脸,一连几下,并再次把刀子架在少嫻的颈项,大声喝令:「你係咪想死?咪捻再嘈嘈闭!」其后,澄逸又用那美工刀在少嫻的羊毛衣上随意划了几刀,才两三下,羊毛衣便被澄逸割破。 
  少嫻心想,到了这一刻已经再没有挣扎和反抗的餘地,便没有再吵下去,只能把大腿两边夹实,试图以这种消极的方法去抗拒这个陌生男人进一步的侵犯。这时,澄逸已经急不及待,将少嫻嘴巴上的胶纸撕下,开始有所行动。澄逸从来没有跟少嫻试过这麼接近,他逐步挨近少嫻的上半身,伸出舌头,由她的颈项不断向上轻舔,直至两人的嘴唇互相碰著,他用手握著少嫻的两颊,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少嫻的嘴裡,舌尖在少嫻的口腔内肆无忌惮的捲动著,又不断缠绕著少嫻的舌头,并用力吸啜著她的口水。 
  澄逸在强吻著少嫻的同时,正想脱掉少嫻的裙子,但由於少嫻的双手被綑绑著,这连身裙子根本脱不下来,澄逸索性把裙子翻起来,翻到少嫻的胸前。这时,少嫻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了。澄逸隔著胸罩紧紧握著少嫻的乳房,但始终未能提供到足以满足澄逸的快感,澄逸不由分说,使劲地将胸罩的吊带扯断,少嫻的两个娇嫩肉球应声弹出,整个上半身就完全裸露在澄逸的面前。少嫻的乳房浑圆而有充足的弹性,粉红色而带有光泽的乳头使澄逸禁不住要低头用口吸吮,他把左边的一颗含在嘴裡,而右手也不断搓揉著右边的乳头。 
  这时,少嫻的心理和生理显然是存在了矛盾的衝击。理智上,她意识到被一个陌生男人淫辱的感觉并不好受;肉体上,却又產生了难以自制的兴奋感觉。受到澄逸不断以手和口的肆意挑逗,少嫻的抗拒意识也逐渐薄弱起来,开始低声地「嗯~~嗯~~哦~~~」的叫著。同时,澄逸发现少嫻的乳头因充血而渐渐挺了起来,亦由粉红色慢慢变成了鲜红色。接著,澄逸的视线再慢慢往下移,用手将少嫻夹得紧实的双腿分开,还把头埋在两边大腿之间,隔著内裤嗅著少嫻的下体,一阵阵青春少女的气味传到鼻腔之中,一下一下深深的吸入,轻轻地呼出。 
  澄逸已禁不住开始用手指抚弄著少嫻的下体,指尖隔著内裤,轻轻按到中间那微微隆起来的地方,慢慢地打著圈,作出一次又一次的挑逗。少嫻的呼叫声渐渐急速,并再次低声地「嗯~~嗯~~哦~~~」呻吟起来,内裤亦开始湿了............ 
贱人实录:校服禽兽公厕大逼姦(第三节) 
  澄逸看见少嫻的内裤被自己的指尖弄湿了一小片,感到莫名的兴奋,随即把她的内裤脱下,少嫻不断摇动双腿,试图踢开澄逸的手,可惜她的抵抗也只是徒M。转眼之间,少嫻的内裤已经落到澄逸的手上,澄逸用鼻子嗅了内裤几下,并用舌头轻轻舔在湿了一小片的地方上,然后把内裤放进背包裡,据為己有。澄逸的视线瞬间又落到少嫻的下半身,他仔细地欣赏著少嫻的私处,粗黑而茂密的耻毛围绕著阴唇两边,一些透明而带有黏性的液体从洞口慢慢渗出。 
  澄逸用手指轻轻抚摸并翻开少嫻两片浅红色的阴唇,继而顺势将手指插进少嫻的阴道裡。少嫻极力挣扎,不断摆动著身躯,设法要他的手指拔出来。澄逸没有理会她,他把手指愈插愈深,还在湿润的阴道内壁不停蠕动,直到少嫻「哦~哦~~唔好~~~唔好咁样~~哦~~~~」的叫著,澄逸才捨得把手指拔出来。澄逸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看看自己沾满了淫水的手指,竟伸出舌尖轻舔,甚至放进嘴裡面吸吮。 
  「原来呢D就係镍水?」澄逸心想。 
  在天花灯光的映照下,泛著淫水而充血膨胀的小阴核轻颤地挺突著。同时,澄逸的阳具也早已因充血勃起,狭小的裤襠难以容纳这不断膨胀的肉棒,於是澄逸解开钮釦,脱下裤子。没有了裤子的束缚,任由这肉棒各外伸展,澄逸感到非常舒适。 
  澄逸随即把少嫻的双腿掰开,并用大腿撑著,并把那挺拔的肉棒放到少嫻的洞口前面,如箭在弦。少嫻知道他想干甚麼事情,於是又一再扭动身体,摇动双腿,但这已起不了甚麼作用,就在少嫻思绪极度紊乱之际,澄逸已对準了洞口,两片浅红色的阴唇被挺拔的肉棒撑开,肉棒逐吋逐吋地插进去。 
  这时,从未试过被男人如此进入身体最重要部位的少嫻,再没有任何的挣扎,反而紧咬下唇。 
  「嗯~~哦~哦~~唔~唔好~~嗯~哦~~唔好呀~~我未~哦~~我仲未试过~嗯~嗯~~我~我唔要呀~~~我~~哦~~~~」少嫻开始呻吟起来。 
  澄逸听到少嫻的吟叫,不禁沾沾自喜,却发现自己的肉棒碰到了障碍物,似是一块薄膜,於是他把肉棒拔出一点,接住再稍為用力一插,他知道少嫻的处女膜被自己的肉棒刺穿了,更觉兴奋。 
  「嗯~~唔好~哦~我~~嗯~我好痛~~嗯~好痛呀~~~哦~~哦~~~~」 
  处女膜被撕裂所带来的痛楚,使少嫻禁不住叫了一声。 
贱人实录:校服禽兽公厕大逼姦(第四节~完) 
  澄逸听到少嫻痛楚的呻吟,又看到从少嫻阴道内流出来的血,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奋。他一再用下半身往前推,想要把粗壮的肉棒顶到少嫻阴道的最深处,并开始前后摆动屁股,慢慢抽插起来。在淫水的滋润下,少嫻的痛楚逐渐消减,随之而来的就是如触电般的快感,连绵不绝地从下半身传来,脸上本来是一副无助而痛楚的表情,如今却流露住一丝丝的欢顏。 
  「唷~~哦~哦~~你~唷~~你唔好停~~唷~唔好~~停~哦~~唷~我要你再~~再大力D呀~~哦~哦~大~~唷~大力D呀~~哦~哦~~哦~~~~」 
  少嫻不停地呻吟。 
  「呜呜~呜~噢~你下面~~呜~好捻窄~~呜~呜~哇~我条野俾你夹得~噢~呜呜~~好捻舒服~呜~噢~~~呜呜~~哇~好Q舒服~~~~哇~呜呜~~噢~~~~」 
  澄逸一边喘气,一边努力地抽插。 
  「哦~哦~~唷~~你~好犀利~~哦~哦~~唷~插得我~~哦~~插得我好~~HIGH~~唷~我好HIGH呀~~唷~哦~哦~再用力D插~~哦~哦~~用力D插我~唷~~哦~~插我呀~哦~~快D~~哦~哦~我~~就快~哦~~就快顶唔顺喇~~~唷~~哦~哦~哦~~~~」 
  少嫻的慾火已经被澄逸那粗壮的肉棒燃点起来,正要全面爆发。 
  「呜~呜~噢~呜呜呜~好~~噢~~估唔到你咁~~噢~咁Q姣~呜~咁~~Q淫贱~~呜~咁我就大力D~~噢~呜呜呜~大力D屌爆你个镍~~噢~~哇~~~呜~屌爆你个镍~~呜呜~~哇~好Q舒服~~~呜~呜~呜~呜呜~~呜呜~~噢~呜呜呜~~~~~~」 
  澄逸一边喘气,一边努力地抽插。 
  少嫻的呻吟声响过不停,更不断扭动著屁股,以配合澄逸那强而有力的抽插。同时,澄逸也感觉到少嫻的阴道深处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吸力,似要把整根肉棒吞噬一样。虽然,澄逸的腰和双腿开始感到有点疲累的感觉,但内心深处澎湃的慾火诱发了顽强的衝劲,还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抽到最出,每一下都插到最深。 
  另一方面,澄逸的双手紧紧握住少嫻的两边乳房,本来浑圆而娇嫩的玉球,早已被澄逸的双手搓揉得变形了。澄逸情不自禁地吻著少嫻的身体,从腋窝开始一直吻到乳房,舌头愈伸愈长,最后停留在乳晕和乳头的位置,疯狂地舔、疯狂地吸啜。这时,澄逸开始感到大腿两边,不断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酸痛,更慢慢地传到了屁股的位置。澄逸知道自己快要到达顶点,便索性把整根肉棒拔出来,跪到少嫻的面前,用手强行将少嫻的嘴巴捏开,还把整根肉棒塞进少嫻的嘴里。 
  虽然少嫻感到有点呕心,但却没有把那肉棒吐出来的意图,况且她的双手被綑绑住,根本反抗不了,再加上经歷一连串的高潮过后,储存在少嫻阴道内的兴奋感觉仍未消散,也使得少嫻提不起反抗的意识。澄逸一手按住她的头,另一手握住她的乳房,前后摆动屁股,拚命地在她的嘴里抽插。抽插了没有多久,一股热流从肉棒里面汹涌而出,澎湃地射进少嫻的嘴里,并迅速地渗透到少嫻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再慢慢地流到喉咙的深处。澄逸把逐渐软化的阳具拔出来,便连忙用胶纸再把少嫻的嘴巴封住,少嫻只好把全部精液吞进肚里。 
  澄逸饱嚐兽慾之后,却还没有放过少嫻的意思。他从背包里面拿出了数码相机,从多个不同的角度為少嫻拍了几张的照片,其中有几张更是少嫻胸部和阴部的近距离大特写。最后,澄逸再次用那美工刀架住少嫻的颈。 
  「我要走喇!今次我同你玩住咁多先,下次有机会再同你玩过!」 
  澄逸在少嫻的耳边轻声地说,然后就静悄悄地离开了这骯脏的公厕。